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

2019-07-02 14:25

“很多城市偏重于把城市规模做大、人口做多,但没有就业岗位,进了城的农民怎么过上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 王珏林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当前我国城镇化建设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工业化滞后于城镇化;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依赖资源性发展、政策性推动,后劲不足;城市千篇一律,甚至连产业定位都一致;重复建设……针对这些问题,他开出的药方是:中央做顶层设计,对地方要有明确要求;大力发展区域经济,大城市周边要发展产业互补的卫星城;加快推进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建设功能齐全、交通畅通便捷、环境舒适、生活方便、物质丰富、价格合理、精神文明的“美丽城市”。

为此,她建议,除了转变规划与设计理念,从局部、短期规划转向总体、长期规划,还必须由原来单一化运作转向跨行业、跨地区、跨学科的联合;必须“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实现人文生态的再造、绿色生态的再生、智能生态的提升;必须遵循珍爱生命的生态伦理原则,珍爱人和绿化植物的生命、珍爱环境。

张鸿雁还特别推荐了城镇科技农业这个产业链条长、辐射面宽、就业门槛较低的就业体系。他引用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孟德拉斯的描述说:最发达的国家,农业从业人员基本上分成三部分:一是农场主——相当于中型企业经理;二是占有生产资料的“自我雇佣”型的农业生产者——相当于典型的中产阶级;三是被雇佣的农业机械的科技人员——相当于技术工人。“无锡、溧阳已出现产业工人。这是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南京河西新医疗中心定位为儿童医院,今年底在建工程将验收;浦口新城医疗中心今年将开展项目设计深化、征地拆迁等前期工作;南部新城医疗中心计划整合南京市中医院和南京市第一医院的医疗资源,今年底完成地下工程;麒麟生态科技城将新建中国医学科学院南京国际医疗中心,目前正在规划筹建之中。

在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教授陈爱华看来,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立体交通建设与发展,必须从“能做什么”转向“应做什么”。体现在规划与设计理念上,即从“以车为本”转向“以人为本”和“以环境为本”的统一。“拓宽道路、增加出行线路,似乎是解决当下交通拥堵问题合情合理的选择。但当下的问题解决了,其生态伦理的代价将需要长期付出;局部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总体性的问题又层出不穷。”

地铁站施工导致南京中山路沿线绿色长廊断裂,交通建设施工和机动车增多使得扬尘污染进一步加剧,交通施工和运行中的噪音损害了居民的身心健康,多座高架立交的修建肢解了原本山水城林一体化的和谐生态结构,“以车为本”的设计理念让路权分配严重不均衡,致使机动车主、非机动车主和行人之间关系紧张……你有没有觉得随着城市的发展,立体交通建设给我们出行提供更多选择和便利的同时,也让我们与城市、自然环境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南京市在加速推进城镇化进程中,包括打造河西新城、南部新城、浦口新城和麒麟生态科技城四大城区,以及高淳、溧水撤县建区,如何优化卫生资源配置、提高城乡居民医疗服务水平,满足不同层次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南京市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许益军研究员着重结合南京新建四大医疗中心,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

“新城镇化建设与‘美丽中国’是方向与目标的关系,新城镇化建设要达到的结果就是让我们大家有更幸福、更舒适、更满意的生活。”昨天,第十五次南京经济发展高层论坛一开场,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珏林的一番话便得到了与会专家和学者的广泛认同。专家学者们从就业、出行、就医等诸多方面,对如何通过新城镇化建设实现“美丽南京”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城镇不仅是一个居住的地方,更是一个通过就业和创业实现理想价值的地方。”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教授认为,一个有可持续发展动力的城镇,其必备的条件就是城镇的吸纳就业能力。而除了规划生产空间和城镇产业价值链外,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在就业方面的第一要务是降低创业门槛,发展“民本经济”。他介绍说,英国、德国有非登记企业150到200万户,创造就业岗位1000万人以上;世界上每千人拥有中小企业数量为45到55个,而我国迄今每千人拥有中小企业数量仅8.9个。“我们要在更深层次上推进城镇就业,包括‘零资本创业’、弱势群体就业政府托底、城镇农业技术人才强化免费培训等方式。”

许益军建议,可以以新建医疗中心为契机,大力发展南京现代医疗服务业,全面推动南京城市品质提升,有效引导公立医院改革方向。比如建立南京市医学中心,实现建、管、用分离模式,承接公立医院改革剥离下来的特需服务,积极推动民间资本进驻办医,将医学中心逐步建成现代化高端医疗服务聚集区、医疗卫生改革的实验区以及绿色、生态、低碳的实践区。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